山西证券(002500.CN)

监管“三问”山西证券!“还是否要参与配股”遭热议

时间:20-03-04 15:53    来源:证券时报

3月2日晚,山西证券(002500)(002500.SZ)发布公告称,收到证监会《关于请做好山西证券配股发审委会议准备工作的函》。针对山西证券的60亿元配股事项,证监会关注了资产减值存在大幅波动、大宗商品交易及风险管理业务、最近三年业绩逐年下滑等三大问题,公司对此做出相应回复。

借助A股市场持续向好的东风,各大上市公司加大了再融资的节奏,证券行业同样如此。2019年,共有5家券商发行了配股预案,分别是招商证券、天风证券、山西证券、东吴证券和国元证券,预计募资额分别为150亿元、80亿元、60亿元、65亿元和55亿元,2020年1月,国海证券完成了39.94亿元的配股发行。

据中国上市公司舆情中心数据显示,3月份以来山西证券因配股一事舆论关注量快速上升,敏感舆情比例高达45%,不仅有《上海证券报》、《澎湃新闻》和《每日经济新闻》等主流财经媒体对山西证券的“三大痛点”进行报道,还有财联社等自媒体的平台对其进行深入分析,令配股蒙上不少阴影,引发各大社区平台对于“还是否要参与配股”的讨论。

1583290525332

 

微信图片_20200304155048

 

1583300865343

 

 

 

 

证监会三问山西证券

从山西证券的公告来看,证监会主要关注以下三大问题。

一问资产大幅减值原因及合理性因

监管认为,山西证券2016-2018年营业利润持续下滑,其中2018年营业利润下滑45.77%,各报告期资产减值损失金额分别为1350.07万元、1.64亿元、9561.32万元和4132.23万元,存在大幅波动。截至2019年11月30日,公司及子公司涉及的单笔争议标的金额在500万元以上尚未了结的诉讼共计12宗。监管关于资产减值的问询,主要关注的一是计提资产减值损失波动较大的原因及合理性,二是未决诉讼涉及的资产减值及计提的预计负债是否充分。

山西证券认为,2016-2019年6月30日,公司各期计提资产减值损失波动较大,主要是由于孖展业务、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股票投资业务相关金融资产风险水平变化以及格林大华资本持有存货的价格波动导致的,具有合理性;自2018年起,申请人资产减值损失计提金额逐期下降,主要是由于孖展业务、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相关金融资产计提的资产减值损失和格林大华资本计提的存货跌价准备下降所致,具有合理性。

公告同时披露了山西证券的涉诉情况,截至2019年末,山西证券及子公司涉及的单笔争议标的金额在500万元以上的尚未了结的诉讼共计11宗,其中涉及格林大华资本的有4宗,合计涉及诉讼金额近6亿元,或意味着在未来山西证券仍具有较高的资产减值风险。

二问大宗商品交易及风险管理业务大幅增长原因

监管机构关注的第二类问题是公司大宗商品交易及风险管理业务的经营模式、主要客户、风险点和风控制度的制定及执行情况,报告期内大幅增长的原因,以及大宗商品交易及风险管理业务的会计处理是否符合准则规定,是否与同行业可比公司一致。

据了解,山西证券大宗商品交易及风险管理业务主要通过子公司格林大华期货下属子公司格林大华资本开展。2016-2018年度和2019年1-6月,山西证券大宗商品交易及风险管理业务分别实现营业收入29053.22万元、208180.91万元、511522.56万元和179364.23万元。

山西证券表示,2016-2018年度及2019年1-6月,大宗商品交易及风险管理业务营业收入大幅增长主要是由于公司积极推进业务转型及创新,加大了格林大华资本仓单业务的发展力度,基差贸易交易规模大幅增加,使得仓单销售规模增加,且仓单销售采用商品进销买卖的会计处理方式,导致仓单销售收入大幅增加。公司已针对大宗商品交易及风险管理业务制定了完善的风控制度,且相关风控制度得到有效执行;公司大宗商品交易及风险管理业务营业收入有所增长,主要是由于基差贸易交易规模增加所致,具有合理性;公司关于大宗商品交易及风险管理业务的会计处理符合会计准则的相关规定,与同行业可比公司保持一致。

三问业绩逐年下滑原因及合理性

监管关注的第三类问题是山西证券的业绩,主要质疑有两个,一是最近三年业绩下滑的原因及合理性,是否与可比公司存在重大差异。二是影响公司业绩下滑的因素是否消除,经营环境是否存在现实或可预见的重大不利变化,是否存在业绩持续下滑的风险。

数据上看,2016-2018年度,山西证券净利润分别为46,768.56万元、40,890.13万元和22,176.31万元,2017年度和2018年度分别同比下降12.57%和45.77%。对此,山西证券称,主要是由于国内资本市场不景气导致,业绩变动具有合理性。面对复杂的市场环境,公司除继续巩固提升证券经纪业务、投资银行业务、自营投资业务、受托资产管理业务、期货业务等传统业务市场竞争力外,还积极开拓新的利润增长点,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证券市场行情低迷对公司传统业务的负面影响。证券行业自身具有周期性特征,短期内市场行情波动对证券公司业绩造成负面影响属于正常现象。

值得一提的是,日前山西证券披露了2019年业绩快报,由于证券市场行情回暖,交易活跃,A 股市场总体震荡攀升。总体经营业绩同比大幅增长,实现净利润5.1亿元,同比增长130.20%。

对于上市公司而言,配股是一种相对低成本的融资手段,如果管理层能将有效配置资金,对企业的发展大有裨益;对于投资者而言,配股更多被视为“中性“的消息,如果资金不足或是对公司发展前景缺乏信心,不少投资者将选择提前卖出,否则持股会被摊薄,即便参与,也是一种被动的补仓选择。因此,上市公司能否传达出企业发展的乐观预期,增强市场信心,或在配股前后起到极为关键的作用。

对于山西证券而言,监管问询绝非洪水猛兽,更多是对信息披露的进一步要求以及对投资者的保护。时逢证券市场转暖,山西证券在近期一系列操作中,如何适时传达公司发展的良好预期,增强配股可行性分析说服力,消除投资者对公司发展的担忧,对管理层而言是不小考验。目前距离山西证券执行配股仍有一段时间,如今舆论中已颇有微辞,一旦正式配股,舆论的声浪必将再起,如何防患于未然至关重要。(中国上市公司舆情中心)